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茂战 的博客

终将乘风归去 悠然洒下点滴情

 
 
 

日志

 
 
关于我

博士研究生学历,现任中共北京市崇文区委常委。先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管理学博士后。

网易考拉推荐

至少需要从五个方面重视提高应对危机的能力  

2008-01-29 23:05: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危机、突发性事件,既指来得突然、来得猛烈,更指这个事件不符合常规,通常的办法不灵了。也正因为突发性事件的上述性质,才对应对这种事件的能力要求非常高,要求在最短时间内做出正确的决策并迅速实施;也正因为突发性事件的上述性质,其破坏性才大,所以,也叫危机事件。

考验一级党和政府的执政能力,主要不在于日常状态,而在于特殊时期,而在于对待突发性事件的处理能力上。

常规情况下的日常工作具有重复性特征,靠经验做法往往就能够驾驭局势。在这一情况下主政,应对这种重复性、日常性的工作,不需要创造性思维,不需要多少知识经验积累,因为根本就不用有自己的思想,一般性的人才就足够了。所以,能够驾驭一般环境的组织,并不能够说明这个组织能够的强弱。

而应对危机事件、应对突发性事件,则完全就不一样了。突然发生了以前、我们记忆和经验中没有发生过的事件。对此,第一要有智慧,要有思想,要有创造性。要能够根据事件的信息,根据自己的知识积累,对信息进行加工,判断事件的性质,拿出应的措施,做出决策;第二要有勇气,要有胆量,要有魄力。这又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父母的遗传因素,能够迅速兴奋起来,二是确实有本领,通过学习和经验积累,应对有底气,也叫“艺高人胆大”。

回顾我们2003年发生的“非典”事件,面对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不知原因,从未见过,过去经验不灵了,对生命威胁很大,传染性非常强,社会陷入恐慌状态。当时,我们有的地方党和政府组织,确实陷入了被动状态,好多天才缓过劲来,步人后尘、学着别人,才漫漫走上处置的常态。

其实,这种突发性事件总会发生的。由于我们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还有待于深化,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总会发生一些我们从未遇过的事件,如不及时处理好这些事件,可能给社会、给人民生命财产、甚至于给国家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例如,地震,重大火灾。例如,这次雪灾。再如,这次股市大跌。实践表明,哪里的政府和政府主要领导,应对危机事件能力强,哪里的损失就会小。

客观讲,我们各级党和政府的组织,应突性事件的能力还需要提高,为此,至少要在以下五个方面引起重视。

第一,要从思想上提高对应对危机能力提高重要性认识。危机事件,来得突然、来得猛烈,来得没有规律,来得让人措手不及。所以,极其挑战性,极具破坏性。俗话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太平盛世,不可大意。大千世界变幻莫测,人类社会风起云涌,天有不测风云,哪块云彩能够下雨,天晓得!

第二,党政主要领导选拔,要注重应对危机能力。首先要有谋,要有知识积累。知识就是元素,就是原料,你拥有的原料多了,你才能做出多种美味菜肴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对于知识积累要求,我们的老祖宗做得值得研究学习,每年都要从全国层层考试选拔,把尖子储存在皇宫里备选使用。有了谋还要有勇。要选择能办事的人,这个人还要真的能够把事情办起来,就是我们常讲的推动工作的能力。要考虑先天父母遗传因素,更要注重后天培养提高。勇和谋,二者缺一不可。

第三,党政体制中的职责分工要清晰。个体能力只是基本前提条件,还需要有体制因素。一个好的体制,能够实现一加一等于或者大于二的效果,而一个坏的体制,有可能造成一加一小于二的结果。目前各级政府应对危机能力,首先要解决党委和政府职责问题,党、政两个一把手的职责问题。我们现在讲的是党起着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作用,政府、人大、政协都在同级党委领导下开展工作,而市长又是政府“法人”,向人大负责,那么党对政府的领导究竟是什么性质的领导?这个问题一直不清晰,书记和市长如何分权,很多情况下取决于两个人的博弈,如果书记强势,往往管了本该由市长管的事,如果市长强势,往往侵犯了书记的权力。通常就造成这样的情况:发生棘手的事情,书记往往推给市长,责任由市长扛,有了功劳,书记可以优先占有。应对突发性事件,这是棘手的事情,书记往往向后躲,而遇到勇谋欠缺的市长,则可能“拉稀”。划清党政两个一把手权力边界,是应对突发事件的首要的体制要求。

第四。,要改革政府部门的机构设定。应对突发性事件,还有赖于政府内在机构设定。我们现在政府职能设置,往往根据职能发生分门别类设置,并且,彼此之间模糊空间很小,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互不干涉。但是,突发性事件,很多时候,不是由一个部门就能够决定处理的,往往涉及到许多部门,每当如此,这些部门互相观望,互相扯皮,见成绩抢,见问题、见困难互相推。缺少统的体制安排,是当前政府应对突发性危机事件的重大制度缺陷。非常有必要设立若干个应对危机的协调性机构。例如,就经济问题,国务院是不是在单独或者挂靠发展改革委员会设立一个机构,负责对国家经济突发事件的预测、反映和决策;例如,对于全局性问题,可不可以在国务院单独设立一个统的协调性的“应对危机工作委员会”,其职能就是全面分析各种可能的突发性事件,提出各种处置预案。如果经济领域有一个统的应对危机的机构,我们也不至于对这次股灾反映这么迟钝。

第五,要有预案。凡事预则立。在领导体制没有调整的情况下,各个职能部门,必须高度重视突性事件,认清危害,认真分析各种可能性,拿出各种可能的预案。其实,就我们目前的经验积累和认知能力,大多数突发性事件是可预的,只有极少数是可能在预料之外的,即使是预料之外的,也要有相应的一套措施来减少带来的损失。新年开始发生的一个是雪灾,一个是股灾,这两个都是可以预测的。我们对天气掌握的能力已经很高了,暴雪之后,对人民生活和日常工作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影响,难道不可预吗?对于股票市场,不能造成大波动,既不应大涨,也不应大跌,我们不应有几张随时可出的“牌”吗?

由于突性事件,破坏性太大,党和政府必须高度重视!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