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茂战 的博客

终将乘风归去 悠然洒下点滴情

 
 
 

日志

 
 
关于我

博士研究生学历,现任中共北京市崇文区委常委。先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管理学博士后。

网易考拉推荐

依依惜别南开园  

2008-03-09 20:5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依惜别南开园 

经历了三年多的思想斗争,终于有了结果:前日下午,我回母校南开大学办理了离校手续,昨天,把宿舍的被褥等家当全部搬了出来,我告别了南开园、回京了!

搬出南开园,意味着我这一生,以学生身份出现的生活彻底结束了!也意味着,我也彻底告别了学校这块比较圣洁的地方!

我并不算聪明,也算不上刻苦的那类人。学业上之所以取得一点成绩,得益于运气,可能有的时候悟性好一些,可能比较善于思考,书读的不多,只是不死读,往往更注重理解。我有散步和爬山的习惯,晚上大都散步一两个小时,周末和假期大都选择爬山,其过程多为静心享受宁静,这既有益身心,也可帮助将知识和经验进行内化、从而得到积淀。

回首我生命的过程,学校始终是我的家园,学习始终是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读书成了我修养。

毛主席老人家去世以后,我们国家在高考上左的政策得以被纠正。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的同时,高中入学也告别推荐入学和唯成分论,开始实行通过考试择选录取的制度。这一年,14岁的我改写了我们家的历史,大哥、二哥皆因我家富农成分没有资格被推荐上高中,我凭“本事”考取了高中。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和我获得上高中的机会,点燃了我的全家对生活、对未来的希望,我也由此承担起“光耀门庭”的重任(至于有了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那是后来的事),我的学业成了全家最大的事件,我也步上了把学习作为主要生活内容的不归路!

1977年到1980年,我度过了异常紧张三年的高中生活。尽管那个时候还很贪玩、不懂事,但是,数理化成绩那是没说的,几乎每次考试都能名列前茅,几位老师和学校领导把我们几个成绩较好的学生当成了“心肝宝贝”,对学习和生活都关怀备至,我们几个同学是各种竞赛中为学校争取荣誉的主要力量,也是高考的希望所在。学校比我们自己还重视我们的学习!

按理讲,1980到1984年的大学生活应该轻松一下才是。但是,可能由于自己确实承载了振兴家族的重任,知道父母、兄长的艰幸和重托,也可能高中阶段培养出了强烈竞争意识,在青春的萌动和浮燥中选择了进取。特别值得回味的是,党的教书育人的教育政策,在我身上获得了成功,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幸福观之类对人生垫底的东西,开始萌发和成长。1984年7月大学毕业前夕,我毅然向学校递交了“到边疆去、到海岛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长期扎根祖国边防事业”的申请!

1984年到1989年,是我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日趋成熟的五年!大学毕业没有实现我申请到边疆工作的理想,我被分到负责京津地区防空的空军基层部队。记得刚报到时,团领导对我这个第一个具有本科学历指挥学员到来很重视,让我在一个全团性的大会上发了言,然后把我分配到这个团最苦连队之一的山头上做了排长。排长任了一年半,就被调往机关做了宣传干事,再后来,就是机关、连队两边轮换煅炼。然而,这期间自己忘不了的仍然是学习,听说本科文凭已经不吃香了,社会看重的是研究生文凭,于是,暗下决心:应该把硕士学位拿下来!

我终于如愿,1989年9月我进了南开园,考取了南开大学、攻读哲学硕士研究生。1989到2002年三年的南开生活,南开的环境和我的导师张汉如先生,使我人生知识积累发生质的飞跃,我的学习能力、思考能力、研究能力等,都是在这个时候形成的。也正如此,从南开毕业后的1993、1994、1995、1996四年,我竟然连续写了《中国大潮的辉煌》、《思想、行为和思想政治工作》、《发展才是硬道理》、《优势制胜术》四本书。我对自己开始有了自信。我真的进步了!

从1992年到1999年的七年,除了一年半的教师经历(其实基本没有上过讲堂,我所在的学校是一个中级指挥院校,为中级指挥员上课,我还不够格啊),其他时间则都是在空军的最高领导机关度过的,成为了宣传理论战线上的一名新兵,为把人民空军建设成为政治立场坚定、思想清醒、纪律严明、作风过硬、具有高度战争能力、让人民放心的军种,我发挥了一块砖的作用。这是我积累经验的七年,是富有创造力的七年,是思想走向更加成熟的七年!

令我一生为之自豪的是1999年,我凭本事、击败了众多竞争者,考取了计划内、全脱产的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研究生、成为徐雅民先生的弟子!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奇迹,专业不对口,又工作了七年,年龄也没有优势,尤其是北大对英语要求极高。我真的不知道是属于运气还是确实自己学习上有一点小聪明!

北大学业规定期限是1999年到2002年,然而,我只用了两年时间,休完所有学分,且基本完成了博士毕业论文。我提前一年离开学校回到原单位,2002年春天再次返校,完成最后学业和论文答辩等事宜。

北大经济学博士毕业,让我的心变“野”了!既然学习了经济学,那就应当转移到经济建设主战场才能发挥作用啊!在申请转业的同时,申请到我的母校南开做博士后研究,毫无悬念,我如愿以偿,从而二度来到南开这个治学严谨、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高校。与读硕士不同,学校还给我分配了70多平米单独住房——20斋203号!

由于转业申请获得批准,我的博士后研究经校方同意转为在职进行。于是,我开始了长达七年半的马拉松式的学习和研究的历程。

七年多来,几乎每个周末我都是在南开度过的,进图书馆、到院里参加学术活动、去学二食堂吃麻辣鸡丁、沿卫津河散步、出东门逛八里台音像店……,然而,最多的则是静静地躺在我小屋的床上看书、思考。

七年多来,南开、我的小屋成了我精神的安歇之地。每当进了南开园、每当看到成群结队的同学们,我感觉自己的青春又回来了;每当进了南开园、进了图书馆,有书籍陪伴我左右,我就感觉特别的富有;每当进了南开园、进了食堂,和同学们一起排队买饭,我感觉生活是多么的真实;每当进了南开园、进了我的小屋,我的心就有特别安宁的感觉;……

凭我认真精神,即使是在职进行博士后研究,我也完全可能在三年来完成在站的任务。然而,我没有,因为我舍不得南开、舍不得我的小屋;因为我舍不得丢掉已经习惯了的学生生活;因为在我心底深处,我仍然渴求青春、纯洁和安宁。我不想当先生、不想做官、不想复杂,我更不想变老……

不能再拖了,哪有不散的宴席啊?

我搬出了南开园、搬出了20斋203号我那温馨的小屋……

东西搬上车后,我又回到我的小屋,从不同角度照了几张照片,然后到门口又留了两张,然后到20斋大门口又留了两张,然后又在楼下教工食堂门口留一两张,然后又到主楼前的周总理雕像前留了两张……

一步一回头,我告别了小屋、告别了南开、告别了天津、告别了学生生活……

我的心在哭泣、在颤抖……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