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茂战 的博客

终将乘风归去 悠然洒下点滴情

 
 
 

日志

 
 
关于我

博士研究生学历,现任中共北京市崇文区委常委。先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管理学博士后。

网易考拉推荐

佛爷顶—我魂萦梦绕的故地  

2008-07-20 10:0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爷顶—我魂萦梦绕的故地

 

佛爷顶(右下图),我终身眷恋、魂萦梦绕的故地!2008719,我再次来看你了!

1984720晚,我怀着对党、对人民、对国家的赤胆忠心,告别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告别武汉空军雷达学院,带着对献身国防现代化建设事业坚定信念、带着对人生远大理想的美好憧憬,踏上北上的列车——到天津西郊的空军某团报到。

那是多么激情燃烧的岁月,改革开放正如火如荼在全国展开,人民群众从长期极左思潮的压抑中解放出来。人民军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更是一马当先、立时代之潮头!我们属于全军第一批大学毕业生指挥员,属于改革开放的产物,整个空军雷达部队只有43名学员,在校期间享受了足够的荣光:学院曾经组织我们“重走长征路”,拍“希望之光电视片”(当时据说是送给军委的),时任空军政治委员高厚良同志亲自与我们座谈,我们思想是多么的高尚纯洁,全体同志立志“到边疆去、到海岛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长期扎根祖国的边防建设事业!”这批天真的热血青年,怀着舍我其谁的使命感,准备到国防现代化建设的一线一试身手!全体同志无一例外,全部递交了到“到边疆去、到海岛去、到祖国最需要地方去”的书面申请。我递交了到新疆去、到兰空方向去的申请!然而,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我竟成了43名中最幸运的一位,成为分配到京津方向唯一的学员。要到天津这个大城市工作了、去履行首都防空这一神圣使命!

到天津驻军报到之后,确实感受到了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团领导班子和驻团机关全体官兵召开了迎新学员大会,我作为新分配来的学生官的代表在大会上发了言。我们新分来的全体新干部,在团部做了短暂培训之后,团主管干部工作的项才国副政委(已经转业到天津《今晚报》)亲自找我谈话,告诉我:团党委原打算分配你到条件比较好的北京通县一个连队工作,后来经过认真研究,觉得你是首批、唯一的大学生指挥学员,决定派你到艰苦连队锻炼,到北京延庆县旧县乡、黑峪口村附近的海拔1254的高山连队——佛爷顶连任排长!我异常激动,团里主要领导亲自谈话,到艰苦连队锻炼,还要到首都工作,光荣啊!

19848月我到佛爷顶连报到,到19865月被选调到河北遵化某团(1985年部队整编,佛爷顶连被整编制划入这个团)政治处任宣传干事,我在佛爷顶连整整工作了22个月,在这里,我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思想调整过程,感受了永身难忘、非常值得、决不后悔的酸甜苦辣!

连队的艰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我在的两年,大致都是在10月份开始飘雪,记得1984年当年的108送老兵那天,已经是冰天雪地。连队生活非常不便,连队配有两部车,一部卡车,专门用来下山买生活用品、同时接送干部战士上下山,另一部是拉水车,负责下山为连队拉生活用水、同时亦供接送官兵上下山。吃的水是从黑峪口村的水井(下图玉米地中水泥板下即为原来的水井)中抽上来的。连队有一个水窖用来存水,每个班有一口缸,配一个小水桶,自己去窖里提,供全班同志洗漱用。连队的报纸和官兵信件,由拉菜的卡车顺便带上来。最难过的是冬天。阵地在山顶,一天24小时要值班的,那西北风可叫大,据说山上放养的牛和羊都曾经被吹落悬崖。尤其遇到大雪封山,车动不了,储存的水和生活用品是必须节约使用的。我们很多战士,从入伍上山,经常一年后才能准假让下山到县城洗一个澡,有时,由于一年多未曾见过任何非军人和女人,下山后见到妇女眼都发直!

连队也给我留下了无尽的欢乐和幸福!我们的居住环境,在大多数时候胜似仙境,大片森林包围着连队,常常云在脚下飘,人在云中舞,白云和蓝天陪伴着我们,落霞时分西望官厅水库,如海市蜃楼(右图为从山顶向后山看到的后城水库)。尤其是夏季,此仍避暑胜地,没有蚊子,需要盖被。每到八月中下旬,连队常发动全体官兵到森林中去采蘑菇,留着冬天小鸡炖蘑菇用,每年采摘的蘑菇都要用麻袋装存。我们自己养猪、养鸡、种菜,伙食做得非常好,与小时农村的生活比,堪称天堂了,比军校伙食还好。特别是早晨白面馒头、小米稀饭、大头菜伴黄豆,我对早饭的胃口就是这个时候形成的。逢上八一、春节等重要节日,总要宰上一头,那个香啊!我的两个春节都是在连队过的,除夕之夜,要看春晚的,同时还要包饺子,面和馅分到每个班,大家一起包,就用洗脸盆在房间的火炉上煮,吃的那个美啊!阵地在山顶上的一个窑洞式的土胚房里,冬天室外天寒地冻、北风呼啸,室内温暖如春。室外门口有棵“迎客松”(我们自己这么称呼的),传说曾经山下村里有位妇女想不开、上山寻死,在此上吊身亡,弄得我们夜里不敢出门小便,常让伙伴陪着出屋!这个故事不知是真是假,一代又一代官兵们把它传下来,估计是前辈编造用来吓唬新兵的!

和战士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我虽然是排长,因为连队生活条件艰苦,加上我们是技术兵种,我是和班里战士睡在一个大房子里,也按序排班上阵地,与战士们一起担负值班任务。因为我是大学生,是有知识的学生官,战士们对我多了分尊重和关心,生活上对我是百般照顾,我的脏衣服一脱下,常常悄悄就被拿走洗了,战士们的纯朴至今仍然在捍卫我的灵魂免受污染。他们对知识的渴求,他们对自己未来命运的思考和担忧,他们总是围着我问这问那,讨论最多的是退伍后怎么办?他们大多数都回乡务农了,一想起这些,我的心就在颤疼!

曾有的崇高理想、远大志向在这里实现了回归!连队的生活和我们在军校的想象、与我们梦中之理想的巨大反差,让我上山不久就陷入了迷茫。我时常一个人躺森林里、坐在山坡上,看着白云,望着远方,一呆就是半天,时常问自己:难道这就是我为国防现代化建设事业建功立业的地方!有时则在漫山遍野的游荡中寻找我新的人生坐标!正是在这两年,养成了我独自思考的能力,养成了散步的习惯;也正是这两年的思考,使我们下定了报考研究生的决心,开始了有目的准备;这两年的思考,使我从“天之娇子”的虚幻走出,对自己有了重新认识,有了脚踏实地的作风;……

佛爷顶22个月的战斗生活,播下了我的未来、种下了我的希望,那是我人生的起点……

我忘不了高山、森林、蓝天、小草、野花、狂风、大雪、白云……

我更忘不了连长林志松(已经转业回沈阳)、指导员赵大兴(转业到了唐山)、副指导员阎世达(转业到黑龙江)、技师张特风、王全社(转业到了陕西)、战士孟建国(回了河南)、樊世华(回了山西)、张柱小(回了内蒙)、邓孝章(回了湖南)……

佛爷顶——我终身眷恋、魂萦梦绕的地方,我会时常来看你!

下图:上山之前在马路上恰好碰到当年的村支书孙尚德

下图:通向黑峪口的马路,下山必经路线!

下图:准备上山了,当年的碎石路换成了水泥,还装了护栏!

下图:远眺整个山顶!

下图:身后就是那棵传说吊死人的“迎客松”!

下图:漫山遍野花草!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