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茂战 的博客

终将乘风归去 悠然洒下点滴情

 
 
 

日志

 
 
关于我

博士研究生学历,现任中共北京市崇文区委常委。先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管理学博士后。

网易考拉推荐

改革不能萎靡不振  

2009-10-11 21:02:21|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革不能萎靡不振

 

包括胡锦涛同志在建国60周年庆典上的讲话,中央主要领导、党中央一系列文件无不时时、事事强调改革开放的重要性,强调改革开放是我们事业发展的十分宝贵的经验,强调改革开放仍然是事业发展的重大战略政策选择。然而,改革实践的现状与党中央发出的声音相比,不能不说存在相当程度的反差。改革决定着中国的命运,“雷声大雨点小”表现在“轻描淡写”的领域尚可,在此却万万使不得!

第一,当前改革面对大都为沉淀下来的最为棘手的难题,难度更大。 摸着石头过河、先易后难,是我国改革的一大特点,这种改革推进容易、风险小,但是,把比较难的问题、风险大的问题都沉淀下来了,改革更加不易,推动起来难度更大、风险更大、阻力更大。例如货币和重要资源要素市场化改革,例如服务型政府建设问题,例如国有企业再改革问题,例如民营经济发展遭遇阻力问题,例如农村改革进入瓶颈问题,例如城乡二元体制问题,例如政府体制改革问题,等等。改革越深入、事业越发展,对改革的要求越高。

第二,当前改革牵涉到对改革者利益格局的重组,自我革命当然更难。我国改革之所以能够取得巨大成功,应该得益于改革基本上遵循了帕累托改进的路径,每一项改革措施的推出,总是力图让某些人变得更好些,而不让任何人变得更坏些,社会对改革的争议大多局限于获利多少上,反对之声极小,这使我们改革能够坚定持续下去。然而,改革进入攻坚阶段,攻坚阶段的最后堡垒就是政府,就是建立一个与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服务型政府,这项改革一推再推、改革开放以来名义上已经进行了七次,实际力度、效果难以让人信服。原因在哪里,改革别人容易,改革自己难!

第三,当前改革已经渗透到所有领域,点多面广。按照先易后难、“干中学”的方法,改革由点到面,由局部到全局,是一个涉及范围不断扩大的过程、改革面不断扩展的过程。压强与压力成正比、与面积成反比,这是最浅显不过的道理,如果改革的力度得不到加强,甚至于还在减少,面对如此广泛的改革领域,这样的力度分散出去,岂不是等同于“撒胡椒面”,改革势头怎么能够保持?特别是,改革目前已经进入系统组装阶段,带有全局性、方向性、根本性,要求在决策层形成共识,仅仅强调改革重要性已经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第四,当前改革已逐步进入理性状态,越理性胆子越小。改革究竟何处去,改革初期谁都不知道,改革是被贫穷逼出来的,尤其当初极左思潮根深蒂固的情况下,即使我们的总讲师邓小平,也只能提出摸着石头过河的思路。俗话说,无知者无畏。在没有理性的情况下,党中央也敢于提出“大胆试、大胆闯”,错了重来。现在不一样了,原来巨大贫穷的初始约束条件也消失了,改革究竟将往何处去,也有了大致思路了,改革已经进入理性阶段。这个时候,冒风险的勇气在逐步丧失,贪图享受的思想有所抬头,与改革对我们的要求相比,我们的力度和勇气正渐行渐远。

第五,当前改革需要增加纠偏内容,通过改革来否定改革,难上加难。改革是制度创新的过程,当我们发现潜在收益,而此一收益在当期制度框加下不能实现,我们就通过创造新制度、替代旧制度来实现这个收益,这就是改革。然而,我们追求的潜在收益有时是和长远利益相矛盾的,这种制度创新可能只实现临时的眼前利益,长远看这种创新甚至可能是一种反动,这就要求我们要有否定之否定的勇气。例如农村改革,初始阶段搞大包干,以户为农业生产单位,这调动了农民当时的积极性,解决了吃饭问题,然而,这种户为单位、分散经营、小农经济,不可能是生产力的发展方向,不可能带来现代农业。如何正视和解决这些问题,明显怕字当头、勇气不足。

第六,当前应对危机的反市场调控行为,极易让市场化改革迷失方向。美国次贷危机造成了全球性经济萎缩,这是最为典型的需求危机,凯恩斯主义仍然是应对危机的良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特”就特在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只要被中国政府锁定的事情,没有办不到的。奥运会在北京开得无与伦比,60周年大庆被办得无比壮观,对冲危机手段来得无比有力,这让地球村的某些人胆战心惊——这个国家太可怕了!这也让我们内部某些人士顿感:我们的制度多么优越!在这种背景下,强化政府作用的声音更加强大,市场化的改革已经被某些人抛到脑后。这是极为可怕的。我国改革的成功,得益于市场化改革,得益于政府放松管制,得益于政府管的范围越来越少,而决不是得益于政府力量的进一步加强。

第七,缺少改革组织力、推动力制度保障。去年,全国年度改革文件在7月底发布,为此,我曾经在《南风窗》杂志发文,提出带有批评性的建议。七月底发布,各省市据此进行布置发文,各地级行政单位再布置,等任务布置到一线,大概应该在10月前后。这样看起来有些荒唐的事情,当自有荒唐的原因。在改革初始阶段,为了提高对改革的推动力,国家曾经成立了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并且让国务院副总理级别的领导人当主任,后来这个部门降格为国务院体制改革办公室,再后来这个办公室又被撤销,领导全国改革工作的职能交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体制司。让拥有近30个职能部门的国家发改委的其中的一个司负责全国的改革工作,辈分由爷爷级别降到孙子,规模由多达几百号人减到大概十几号人,这个改革原动力机构还能够有多大推动力?

“中国特色”特在政府拥有办大事能力,改革是中国发展的头等大事,政府理应有办头等大事的状态。在改革进入攻坚阶段,仅靠呼喊改革重要的口号已经无济于事,要“宝塔尖”的力量来决策和推动,否则,科学发展恐将流于形式!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