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茂战 的博客

终将乘风归去 悠然洒下点滴情

 
 
 

日志

 
 
关于我

博士研究生学历,现任中共北京市崇文区委常委。先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管理学博士后。

网易考拉推荐

市场经济制度是“中国模式”的不二选择  

2009-10-21 08:17:18|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场经济制度是“中国模式”的不二选择

1978年开始的改革,变农村土地集体经营所有为农户承包经营,变集体产权为农户拥有剩余收益权,使农户成为自主经营个体。在农村改革成功基础上,1982年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启动后,国有和集体所有制企业也模仿农村承包制,从而成为剩余收益索取权的独立主体。与此同时,拥有完整产权的各类非公有制企业、工商个体户雨后春笋般地迅速发展起来。从而,各类经济主体都以独立利益个体身份,逐步步入靠竞争求生存的发展轨道,中国改革按照市场化的逻辑渐入深水区,我们终于建立起了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

(一)坚信市场制度,改革永不回头

2008年第29届北京奥运会取得无与伦比的成功,应对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经济危机,中国率先企稳、正在步出阴霾,今年国庆60周年大典无比圆满,这成串效应叠加,使部分大众自我陶醉于“中国模式”,有的人骄傲放言:“市场并不是万能的”,政府强力主导具有巨大优势,以至于怀疑市场、质疑市场之声此起彼伏。有的人拿起同为西方的凯恩斯主义理论作为批判的武器。发生这样的情况是可怕的,如果任其发展、进而左右政策制定,就将犯方向性错误。

无疑,经济发展从来都需要政府和市场这两只手共同作用,然而,市场才是常态性的制度安排,政府只能充当规则制定者和裁判员的角色,凯恩斯主义是反危机理论,政府在应对危机时对出清市场非常必要,但这只是应对危机的临时举措,不具有常态性,主角是市场制度。

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取得重大成就,政府功劳很大,但是政府很大功劳表现为推动改革开放、对市场主体放权让利、服务各类市场主体,而不是充当“运动员”。市场虽然不是万能的,但却是世界上惟一得到绝大多数国家、得到文明社会、得到主流民意认同的制度选择。

(二)培植经商光荣文化,锻造市场经济灵魂

最近一些年,“公务员热”持续升温,有的岗位限招1名,多达上千人报名。发生这种现象实属可悲,是官本位的文化仍然在发挥作用。我们很多企业家,财富积累已经过亿,每年为国家上缴几百万、上千万的税收,提供成百上千的就业岗位,然而,每当见到当地政府官员仍然唯唯诺诺,颇有低人一等、二等公民的味道。只要这样一种文化价值导向存在,就不可能培育出健康的创业意识、市场意识。解决这个问题,树立经商光荣理念,关键在于政府,根本在于制度调整,只有建立服务型政府,确立商人的主体地位,摆正主仆关系,日积月累,才能逐步实现文化更新。中国市场制度的生命力,最终依赖于市场文化的培育,文化才是最具持久生命力的因素。

(三)民营经济仍然受到歧视,建立促进民营经济成长制度环境任重道远

以私营企业、工商个体户为主体的民营经济,是具有完整产权的市场主体,是市场的真正打拚者,既是创造GDP、吸纳就业的主要力量,也是中国市场经济的领头羊。

有统计显示,2003年以来的5年里,私营企业户数、企业注册资金、从业人员、进出口总值、出口总值五项指标的增长率,呈全线下滑态势,五项指标增长率5年里分别下降15.617.34.418.230.4个百分点。2002年到2008年,工商个体户从2377.49万户增长到2917.33万户,6年时间仅增长22.71%

作为阻碍民营经济的金融制度创新问题,民营企业已经呼吁了20多年,至今仍然没有解决。国务院近几年连续两次针对促进民营企业发文,对促进民营企业发展进行政策安排,但依然“雷声大雨点小”。

创业是人权的核心内容,不能把民营经济创业者当“贼”看待,行业准入限制应该彻底废除,技术和产业扶持政策应该名副其实,自谋职业、自主创业也是在为国家减负,应该放水养鱼,国有金融机构赚取巨额垄断利润,理应有民族责任感,应该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坚定支持。

(四)价格应该成市场信号,国家应该减少垄断范围

经济主体拥有自由定价权,这是市场动力源泉,是市场的生命,通过价格机制配置资源是实现效率的基础和保障。

我国市场化改革已经30多年,从价格双轨制、有理性地推进价格改革,到上世纪90年代,绝大多数商品已经实现自由定价。然而,改革越深入,推进改革的胆量越小,闯关的意识越弱,近10多年来,价格改革,说得比做得多,举步艰难,诸如土地、石油、货币等的要素,其价格改革严重滞后,政府仍然是价格的直接或间接的操控者。

正是因为政府操控,致使价格背离市场导向,造成整个经济秩序的混乱,引起国际贸易纠纷,一些国家仍然不承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资源要素配置能否由市场自由定价支配,这对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带有根本性、基础性,这项改革不宜久拖,越拖积累问题越多,改革带的阵痛将越大。

(五)  国有企业改革,应该实至名归

著名经济学人张维迎先生曾经把国有企业产权改革比喻为“斑马现象”,国企互相参股,形式上实现产权多元化、股份了,国有企业本来存在的所有权虚置的问题依然存在。

国有企业改革应该分类实施,对于确实关系国家命运的国企,追求的目标已经超出市场微观效率的界限,应该国家独资,或者国有企业彼此互相参股、实现股份制,保证国家的所有权。但是,大部分国有企业应该引进社会资本,形成市场约束力,这样的产权改革才有实际意义。

国有企业改革全面启动于2000年前后,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明显的“斑马化”倾向,很多与国家经济安全关系并不很大的国企,也采取互相参股、国有股一股独大的产权制度构成,企业产权约束力没有发生实性变化,使很多国企行政化、官僚化严重,市场意识淡化,对党负责与对市场负责没有实现有效统一。

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必须引进相当规模、有足够操控力、话语权的非国有资本。国企业改革中还存在另一种必须纠正的倾向,即“溅卖”行为。有些企业在引进社会资本、国际资本过程中,以超低价位变卖资产、吸纳股份,然后“解禁”让他们套现,转手就把国家资产、人民财富“卷走”,对此应该建立严格的考评和约束机制。

(六)  消灭地级及以下政府所属的国有企业,为国企“瘦身”

国有企业产权制度存在先天不足,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保留国有企业的目的,不在于追求它的微观效率,而在于市场之外的宏观效益,在于国家经济和政治安全。正是基于这样的公识,国有企业改革中曾经贯彻“抓大放小”、“国退民进“的指导思想。

然而,在国家成立国有资产和监督管理委员会之后,各省市、甚至地级政府,成立了相应的机构,从而“国退民进”、“抓大放小”被缓行,大量的中小型国有企业得到新机构的行政支持和保护。目前,被保护下来的这些中小型企业中的相当部分,成了低效益的典型,有的甚至成为国企领导和当地政府官员之间侵吞国家利益的腐败温床。在很多企业,工人下岗了,企业亏损了,而企业管理人员照样享受高薪待遇,房子、车子、票子一样也不少。

省、地级政府,尤其是地级政府所辖的这些中小型国有企业,与国家政权性,与国家经济与政治安全毫无关系,应该消灭。要加快对这些企业改革进程,通过“国退民进”,收回国有资产,让企业以独立利益主体身份进入市场。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