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茂战 的博客

终将乘风归去 悠然洒下点滴情

 
 
 

日志

 
 
关于我

博士研究生学历,现任中共北京市崇文区委常委。先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管理学博士后。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模式”也制造了巨大发展成本  

2010-06-03 07:54:50|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模式”也制造了巨大发展成本

我国选择了政府强力主导下的发展模式,目的在于实施赶超战略,在于首先保证有持续较的发展速度,这是由中国国情决定的,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现实需要。但是,与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一样,“中国模式”适合现时中国国情,也有严重的负面影响,给我国发展带来了巨大发展成本。“中国模式”属于转轨模式,我们对其负面因素同样要有深刻认识,这是改革的需要,是实现科学发展的需要。

第一,政府强力主导经济发展,不可避免地渗透到政治生活领域,对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极易产生负面影响

民主和自由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矢志不渝的追求,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内容,让人们敢于讲真话、能够讲真话、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落实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的重要内容。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为实现民主自由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但由于中国是封建集权制度历史最长的国家之一,民主和自由的文化先天发育滞后,由于新中国成立后还发生了“文化大革命”这样名为“大民主”、实为亵渎民主的灾难,中国民主化建设任重道远。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政治生态是经济生态环境的集中反映。经济制度安排中过分强调政府主导作用,政府话语权长期凌驾于市场微观主体之上,政府比市场更拥有资源配置权,政府在经济领域“横着走”的态势,易于唤醒封建集权文化,为封建集权制度招魂,与仍然存在的反民主、反自由的社会思潮产生叠加效应,对我们正在进行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产生拖后腿的作用。

第二,政府强力主导经济发展,必然更为关注经济发展速度,从而让转变粗放型发展方式难上加难

我国的国情和现有制度安排已经促成这样一种情况,就是最关心经济成长的是各级政府而非企业和其他市场主体。政府和市场微观主体都关心经济增长,政府和市场微观主体都是“经济人”,但关心的内容却不完全一样,市场微观主体关心自己的盈利能力和盈利水平,政府关心的却是看得见的东西,主要关心增长速度和经济规模。政府官员要忠诚为党为民干实事,但也要为自己政绩、名誉、官位干事,作为代理人的政府官员,拿委托人的资源经营,对于资源使用效率低一点,自然至少不会比市场微观主体更心疼,GDP上去了,可以“一好遮百丑”,何不在自己任内首先保速度。在这种制度安排下,寄希望通过政府主导模式实现经济内涵式、集约式成长,将是极其漫长的过程。

    第三,政府强力经济发展,能够强化部分领域的创新能力,但对整个国家创新能力培养不会是最好的制度模式

越是自由的市场经济制度,国家创新能力越强。市场经济制度是优胜劣汰的制度,价格机制将每一个市场主体逼上创新求生存之路,你不革新,你的盈利空间就没有了,你的产品竞争力就没有了,你就将被无情的市场灭掉。在自由的市场制度环境里,市场微观主体的创新是全方位的,既有产品创新,也有管理创新,更有科技创新,由于每个经济细胞都具有更新能力,这种制度环境下的民族、国家必然是最具创新活力的,尤其在今天经济全球化的时代里,这种制度安排将决定这个国家的命运和生命力。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下也强调创新,然而从创新主体数量来看,政府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鼓励和亲自参与创新,这与每个细胞都具有极强创新能力的自由市场制度相比,肯定不是最优。

第四,政府强力主导经济发展,垄断资源定价权,扭曲了价格关系,价格长期双轨运行,给宏观经济增添了不确定性因素

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有一个特点,就是体制内按照市场化趋向逐步放开,体制外按照市场机制原则网开一面,其中最核心的问题是生产要素的定价权。体制内定价权由政府掌握,循序渐进逐步放开,体制外则由市场决定。然而,由于政府对经济主导力太强,时至改革开放30多年的今天,一些重要资源的定价权仍然由政府掌控,重要资源的价格双轨制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由于价格双轨运行,资源配置和经济运行上常常出现畸形现象,卖便宜了将对国家资源造成重大损失,卖贵了让市场微观主体和普通大众付出了过高成本,市场主体面临不公平不公正的发展环境,国家还不得不常动用行政手段,通过财政力量实施补贴,给经济造成无序运行、增添了诸多不确定因素。

第五,政府强力主导经济发展,垄断资源配置权,拥有了寻租空间,为腐败高发提供可能

目前房地产市场成为权钱交易、成为腐败高发区,原因就在在于土地出让中,政府主要领导、相关部门领导拥有支配权,谁能够得到土地开发权,不是由制度决定,不是市场决定,不是由价格决定,而是由政府权力部门决定。没有公平和公开的制度平台,没有纪律约束,单靠党性觉悟不可能管得住“经济人”的自利性。正是这种寻租欲望,使得土地招拍挂制度在一些地方流于形式,土地配置仍然由权力部门说了算,腐败在房地产领域仍然存在。只要存在权力对资源配置,就存在权力寻租,权力对资源配置比重越大、范围越广,寻租现象越多发、越普遍,腐败越严重。

第六,政府强力主导经济发展,必然首先选择依靠国有企业,对国企优待和扶持不可避免,这使微观主体面临不公正的市场环境

政府主导经济发展,政府要比拚发展速度,其中一个重要抓手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资产为政府实际所有,国有企业经营者由政府选择任命,政府拥有对国有资产事实上的最终处置权,政府和国企本来就是一家。每当经济面临困难、面临波动,速度不保时,政府首先想到国企能出多大力、做多少事,政府直接抓的一些项目优先考虑让国企做,用于保增长的给予企业的优惠政策,首先给国企。政府和国有企业这种“联姻”关系、“父子”关系,无论是让国企受到偏爱,还是让国企背上负担,都是对市场经济制度公平性的破坏。没有公平的制度环境,就不会有给市场主体提供稳定的心理预期,心理上的阴影对市场主体的伤害,将对市场主体造成无情打击,最终伤害市场主体的信心。这样的市场经济是不完全的。

相对于追求发展速度和发展质量,“中国模式”更有利于发展速度,相对于追求政治、经济、社会共同发展,“中国模式”更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中国模式”这种意义和作用,在某些方面如同“先污染后治理”,给中国现代化建设同时增大了成本负担,这是发展中的成本,这是必须付出的成本,也是必须逐步得到解决的问题。

“中国模式”需要与时俱进!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