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茂战 的博客

终将乘风归去 悠然洒下点滴情

 
 
 

日志

 
 
关于我

博士研究生学历,现任中共北京市崇文区委常委。先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管理学博士后。

网易考拉推荐

解决收入分配问题应有五点基本共识  

2011-01-24 07:00:39|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决收入分配问题应有五点基本共识

 

收入分配事关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是党和政府历来最关心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既是经济体制由计划向市场转轨过程,也必然是收入分配制度转轨的过程,与目前市场制度仍然处于待完善一样,收入分配制度仍然处在转型过程中。这种包括收入分配制度在内的市场体制转型,实质是利益格局重新洗牌的过程,是各类群体利益所得此消彼涨、交替上升的过程,也必然是利益矛盾层出不穷、不满意之声此起彼伏的过程。体制改革任务一天没有完成,这种矛盾和怨声就不可能平缓下来。正是收入分配问题如此重要、大家如此关心、被炒如此之热,对于收入分配存在问题是什么、应该朝什么方向改革等,不仅党和政府已有共识、学界十分清楚、普通大众也已心知肚明。为了确保收入分配改革的正确方向,为减少社会舆论对改革的阻力,不让错误甚至荒唐的所谓学术观点左右大众、干扰党和政府决策,应该把已经很明白的事情说明白,至少有五点应该是共识的东西。

第一,30多年来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成功的。检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是否成功应该有两个标准,一是是否最大限度促进经济发展,做大整个国家的经济蛋糕,为人民群众更加富裕创造前提条件;二是收入分配有没有偏离社会主义原则,导致两极分化的结果。我们从农村实行承包责任制,打破大锅饭,到城市体制改革,到允许和放开私营经济发展,到要素参加分配,这种市场趋向的分配制度改革,大大激发了经济活力,GDP总量由1978年的3645.2亿增长到2010年的397983亿,后者是前者的109.18倍,创造了世界经济史上的奇迹。与此同时,人民群众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同期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后者是前者的44.3倍,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持收入,后者是前者的55.66倍。虽然收入差距出现扩大趋势,但并没有制造贫穷,贫困人口不是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虽然富人越来越多,穷人也越来越少,就是说没有积累贫困、使贫困成为一个“极”。贫富两极分化的非社会主义情况没有发生。

第二,必须承认并正视收入差距持续扩大的事实。无论从基尼系数统计分析,还是从我们日常感受,还是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们都应该确信贫富差距扩大是基本实事。例如城乡差距问题,改革开放之初,由于农村率先改革,农业生产要素使用效率明显提高,一直到1985年,农民收入增长速度快于城镇居民,而此后基本上一边倒的是城镇快于农村。“十一五”期间国家采取若干措施扭转这种局面,但这五年城乡居民年均增长速度分别为9.7%8.9%,城镇仍然快于农村0.8%个百分点,2010年城镇居民收入是农村居民收入的3.23倍,而1978年是2.57倍。对于收入差距扩大的事实,党中央、国务院是充分认可的,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工作目标是扭转扩大的趋势。有的学者可能确实从学者研究问题角度出发,有的甚至以极左面目出现,带有“拍马屁”嫌疑,诸如“城乡差距在缩小”的观点常常见诸报端。有些所谓的学者制造出一些数据来支撑自己的观点。数据应该以国家统计局为准。谁能有条件比国家统计局更能拿到真实数据?

第三,改革思路应该是十分清晰的。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之一就是共同富裕,在经济体制改革30多年、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的情况下,我们已经有能力在落实社会主义原则,减少收入差距、更加兼顾公平上有更大作为。解决贫富差距拉大问题,实现社会主义制度本质要求,即防止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思路就是要针对“两头”:对于高收入群体也采取“削”的办法,扼制上升势头,即我们说的“削高”;对于低的收入群体,要采取的补、垫、抬的方式,即“提低”。从而避免两极分化,壮大中产阶级队伍。“削高”、“提低”、“扩中间”,这是改革的大思路。

第四,改革的基本原则。“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仍然应该是长期坚持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目前没有过时。有的人讲现在富了,继续提“效率优先”是极端错误的,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在追求公平上了。这种想法要不得。中国现在虽然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是人均GDP水平仍然只有4000多美元,排在世界100位之后,发展仍然是硬道理,经济建设仍然是中心,保持经济较高增长速度仍然是头等重要的任务。尤其是“效率优先”的工作做得并不好,市场制度很不完善,解决行业垄断问题,解决资源价格不能反映市场需求、市场效率问题等等,仍然靠市场化的改革,“效率优先”仍然应该是主基调。与此同时,我们再谈更加兼顾公平,现在有了财力基础,并且政府已经在做这个事情。“十一五”期间,我国GDP年均增长11.2%,而向“三农”投入年均增长30%左右,这是追求公平的具体举措。这个方向要长期坚持。

第五,改革具体举措。综合理论界的观点和中央的决策部署,具体措施主要有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加快市场制度改革。这是治本措施之一,既是实现效率的根本手段,也是实现公平的有效手段,真正的市场制度应该是公平的制度;二是加强社会保障。既要广覆盖,还要上水平。三是国家税收制度,在“削高”是有实际步骤,包括提高所得税起征点,包括财产税等。四是转移支付,通过财政转移提高低收入群体、老少边穷地区收入水平。五是政治体制改革,这是清除腐败、尽可能避免灰色收入的根本手段。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